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

黄道婆——学艺崖州 衣被天下

黄道婆.jpg
2013-5-20 10:39

黄道婆2.jpg
2013-5-20 10:39

崖州被,也称龙被(资料图片)
黄道婆3.jpg
2013-5-20 10:39

舞剧《黄道婆》剧照(资料图片)
黄道婆4.jpg
2013-5-20 10:39

文/李萌
  黄道婆(约1245—1330年),宋末元初知名棉纺织家。又名黄婆,黄母。松江府乌泥泾镇(今上海市华泾镇)人。出身贫苦,少年受封建家庭压迫流落海南崖州,劳动、生活在黎族姐妹中,并师从黎族人学会运用制棉工具和织崖州被的方法。元代元贞年间(1295—1296)重返故乡,在松江府以东的乌泥泾镇,教人制棉,传授和推广“捍(搅车,即轧棉机)、弹(弹棉弓)、纺(纺车)、织(织机)之具”和“错纱配色,综线挈花”等织造技术。她所织的被褥巾带,“其上折枝团凤棋局字样,粲然若写”。
  对黄道婆这样一位伟大的纺织革新家及其杰出贡献,正史没有太多的记载。但人民是公正的,多少年来,人们对黄道婆一直传颂不止,现在能看到的资料主要来自元末文人的笔记作品。
  南宋末年,东海上一条驶向崖州的朝廷官船在暴风雨中救起了一名女子,从此命运扭转,注定这位民女将拥有平凡而伟大的一生,她就是被后世人称之为中国纺织鼻祖的黄道婆。
  “黄婆婆,黄婆婆,教我纱,教我布,两只筒子,两匹布。”这样一首世代相传的民谣,歌颂的正是她。
  700多年前,少年黄道婆流落海南崖州,在海南岛生活的30多年里,与黎族人民共同劳作,学习和改良了一整套纺织技术和工具,元贞年间,她将在崖州所学到的纺织技术带回家乡上海市华泾镇,一时间使得“被更乌泾名天下”。
  电视剧《天涯织女》,就是根据黄道婆的传奇经历改编的女性情感励志影片,讲述了黄道婆如何一步步成为纺织之母。历史上的黄道婆,或许并不像影视剧中刻画得那般传奇,但是她和剧中的人物一样,对五彩缤纷的丝线和琳琅满目的布匹,拥有着同样的神迷,而也正是崖州成全了黄道婆这样的情怀。
  少小离家  漂泊崖州
  在南宋理宗淳祐五年(公元1245年),黄道婆生于上海乌泥径镇(现在的华径镇)的一个穷苦人家。当时,正是宋元更替、兵荒马乱之际。种瓜播谷、栽桑植棉,男耕女织是那个时候穷苦老百姓们最传统的生活画卷。
  黄道婆出生前后,她的家乡便从闽广地区传来了棉花种植。到了黄道婆记事的时候,棉花种植已经普及浙江、江苏、江西、湖南等地,不少妇女学会了棉花纺织技术。
  在那个极度贫困的年月里,家境贫寒,自幼孤苦的黄道婆不得不到有田地的人家做了童养媳,过上了寄人篱下的难熬日子。然而,黄道婆在艰辛劳作之余,心灵手巧,好学好问,她从邻居会纺线的妇女那里讨教棉纺织的技巧,没多久,便熟练地掌握了全部操作工序:剥棉籽,敏捷利索;弹棉絮,蓬松干净;卷棉条,松紧适用;纺棉纱,又细又匆;织棉布,纹均边直。
  棉花会纺了,布会织了,好学好想的黄道婆又发现了问题:棉花去籽这样用手指一个一个地剥,实在太慢;现在弹棉絮的小弓,才一尺半来长,还是线弦,须用手指来拨动,弓身小,没有劲,线弦容易断,手指拨弦费力气,以这样落后的技术纺纱织布,怎么能供上那些干活人穿衣服的需要呢?
  有一天,黄道婆看到海南黎族生产的匹幅长阔而多彩细密的织物,不由得对海南岛心驰神往。
  本来早已有了这样南游学艺的志向,而恶劣的时势家情更催逼她加速动身,胸怀壮志的黄道婆在一次遭受残酷的家暴后,再也不甘忍受这封建牢狱的折磨,决心离开黑暗的家庭。半夜,她挖穿了柴房屋顶,逃了出来,奔向黄浦江边,躲进一艘前往海南的船只舱底。
  老船主听黄道婆倾吐了访艺志向,不由得又敬重又同情,答应了她随船的要求。于是,黄道婆一路南渡。
  到了崖州,黄道婆看到当地棉纺织业真的十分兴盛,她拿起黎幕、鞍搭、花被、缦布,瞅着那光彩明亮的黎单、五色鲜艳的黎饰,爱不释手。为了早日掌握黎家技术,便谢过船家在崖州落了脚。从此,黄道婆开始刻苦学习黎族语言,耳听、心记、嘴里练,努力和那里的黎族人民打成一片。
  拜师黎族  学艺三十载
  崖州是黎族人生活聚居的地方,当时盛产棉花。黎族的纺织技术在当时是相当先进的。海南岛在北宋中期为满足人们日用之需,已经开始大面积地植棉。赵汝适《诸蕃志》说黎族“妇人不事蚕桑,惟织吉贝花被、缦布、黎幕”。方勺《泊宅编》记载“闽广一带纺绩……摘取出壳,以铁杖捍尽黑子,徐以小弹弓,令纷起,然后纺绩为布,名曰吉贝”。
  黎族传统棉纺织染绣(黎锦)技艺由黎族棉纺织工艺、麻纺织工艺及缬染工艺合并而成,是黎族人民创造的一项古老的文化。宋代诗人艾可叔的《木棉诗》中,曾描绘了黎族妇女纺织的生动情景:“车转轻雷秋纺雪,弓变半月夜弹云;夜裘卒岁吟翁暖,机杼终年织妇勤。”
  在当时的黎族地区,无论走到哪一个村寨,都可以见到一件件出自黎族妇女之手的筒裙、上衣、头帽、花帽、花带、胸挂、围腰、挂包、龙被和壁挂等精美的织绣艺术品,丰富多彩的图案,美不胜收。黎族姑娘从六七岁起便开始学习纺织、刺绣,从小就受到传统纺织技术熏陶。她们使用原始的踞腰织机,就席织布,平纹挖花,飞针走线,正刺反插,精挑巧绣,把心血凝聚在一件件的织绣艺术品上。她们织出来的花布、腰带、被子、筒裙以及壁挂,陶宗仪在《南村辍耕录》里就用“粲然若写”四个字来概括形容。
  崖州的木棉和纺织技术强烈地吸引着黄道婆,一来到崖州,黄道婆就着实爱上了这里。朴实的黎族人民热诚地欢迎她、款待她。不仅在生活上热情照顾黄道婆,而且把自己的技术无保留地传授给她。黄道婆与黎族兄弟姐妹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
  为了早日掌握黎家技术,在崖州的三十多年间,聪明的黄道婆把全部精力都倾注在棉织事业上,黎族同胞的细心传授,加上黄道婆自己虚心刻苦的学习,使她了解并熟悉了各道棉和织布工序。在实践中黄道婆还融合吸收了家乡织布技术的长处,逐渐成为技术精湛的纺织能手。
  在长期的纺织过程中,黄道婆不断的改进,她将中原地区的缂丝技术与黎锦相结合,创造出了海南古崖州特有的“斑纹布”、“古崖州挂锦”。龙被就是在此基础上发展创造出来的精品。
  龙被亦称崖州被,是黎锦中的珍品,它集纺织、印染、刺绣、织造等多种技艺于一体,色彩鲜艳,图案典雅,款式多样,在2000多年前的汉代史书上就有黎族织被艺术的记载,当时已经作为贡品而受到封建帝王的喜爱。名闻天下的乌泥泾被,就是黄道婆结合海南龙被的制作工艺,采用织与绣相结合的办法织成的。
  革新工具  广泛传技
  元末文人陶宗仪的《辍耕录》记载:“国初时,有一妪名黄道婆者,自崖州来。乃教以做造捍弹纺织之具,至于错纱配色,综线挈花,各有其法。以故织成被褥带帨,其上折枝团凤棋局字样,粲然若写。人既受教,竞相作为,转货他郡,家既就殷。未几,妪卒,莫不感恩洒泣而共葬之。又为立祠,岁时享之”。
  岁月恰似织布快梭,转眼之间,到了十三世纪末叶。江南经济开始好转。黄道婆听说故乡安定下来,有了生机,不由又想起那里棉织业的落后情形,内心复活了改变江南技术面貌的原来志向,升起了一股难以抑制的思乡感情。
  公元1295年,黄道婆忍痛告别了第二故乡崖州,搭船离开美丽的海南岛,重返她阔别三十多年的长江之滨。黄道婆一回到家乡,马上就投身于棉纺织业的传艺、改良和创新活动。热心地向乡亲们讲述黎族的优良制棉技术,同时,还把黎家先进经验与上海的生产实践结合起来,努力发挥自己的才能智慧,积极发明创造。对棉纺织工具与技术,进行了全面的改革。制造了新的擀、弹、纺、织等工具,刷新了上海棉纺业的旧面貌。
  接着,在纺纱工序上,黄道婆创造出三锭脚纺车,代替过去单锭手摇纺车。脚踏的劲头大,还腾出了双手握棉抽纱,同时能纺三根纱,速度快、产量多。
  在织布工序上,黄道婆对织布机也有一定的改革。她汲取黎族人民织“崖州被”的长处,与乡亲们共同学习研究错纱配色、综线挈花等棉织技术,织成的被、褥、带、帨(手巾)等,上面有折枝、团凤、棋局、字样等花纹,鲜艳如画,“乌泥径被”名驰全国。元朝诗人曾热情,地加以赞扬:崖州布被五色缫,组雾紃云粲花草,片帆鲸海得风口,千轴乌径夺天造。
  黄道婆回乡几年之后,松江、太仓和苏杭等地,都传用她的新法,以致有“松郡棉布,衣被天下”的盛称。制棉业逐渐兴旺起来,甚至乌泥径附近一千多户靠棉织技术谋生的居民,生活水乎都比过去显著提高了。
  黄道婆逝世后,被安葬在上海县曹行乡。上海群众曾不断地为她兴立祠庙,其中规模宏大的是先棉祠,每年4月黄道婆的诞辰,都有人接踵赶来致祭。
  其实,早在2006年,海南就以现代舞台表演形式将黄道婆在海南生活30多年、学习和改良黎族人民的棉纺技术并进行传播的感人故事,改编成了大型原创舞剧版《黄道婆》,并获国内多项艺术奖。更有建言者提出在崖州建设黄道婆文化公园,重建黄道婆故居、建造黄道婆纪念馆、建造崖州黄道婆织女村等,以此打造黄道婆文化系列品牌。
  如今,乌泥泾(黄道婆)手工棉纺织技艺已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2010年,还光荣走进了上海世博会。她是上海人的骄傲,更是我们崖州人的自豪。

本文摘自:三亚晨报
返回列表
高级模式 | 发新话题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